T: (852) 2576 2801   /   tanredtea@gmail.com /  St. Joseph's Church - 37 Garden Rd, Central, Hong Kong

© 2019 by fr joseph tan. 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

  • Wix Facebook page

你以福音為恥嗎?

March 11, 2015

     

 

         今天早上讀保祿宗徒的《羅馬書》,有這樣一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:“我決不以福音為恥,因為福音正是天主的德能,為使一切有信仰的人獲得救恩”。(羅1:16)

    為什麼會有人覺得“以福音為恥呢?當我猛然讀到這句話時,也很是不解。但是,想了想當時的歷史情況,也就清楚了。

    當時保祿宣講福音,是在宣講一個“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罪人”,一個“不知名的木匠”,一個“和兩個盜賊一起被相提並論的”耶穌。而且這個人,好多在世的人都還見過。可以想像,當保祿提到就是這樣一個人,將來卻要從天而降,來審判所有世界上的人,無論貧窮、顯貴、惡人或者義士。人們該是怎樣的在嘲笑保祿的宣講呢?

    很多年以來,我一直感覺,我們天主教徒,總好像一個羞羞答答的少女,或者靦腆的小家碧玉。因為,當我們的教友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時,總是在試圖隱藏著自己的天主教身份和信仰。

    如果說,我們教友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我們教友“以福音為恥”,我並不覺的有如此嚴重。但是,我們自己的心裡是不是有那麼幾許的不自信,或者稱為――對我們信仰生活表現的不夠自然。

    看看那些穆斯林。頭戴白頂帽,身穿布林卡罩袍,在大街上招搖過市。或者,你是否也在香港街頭見過。一邊走路,一邊談話,還在手裡不停地掐捻佛珠的信佛之人呢?

    是什麼使他們如此願意將自己的信仰,和自己的生活,“外在的”的表現了出來呢?當然,不排除一些人的“炫耀”。但是,難道其中不也有些許,是在對自己真摯信仰的自然流露嗎?

    如此,也讓我想起在菲律賓三年中的一個見聞。

    因為,我在菲律賓的堂區坐落在距離馬尼拉6個小時車程的拉古板市(Dagupan City)。所以,每個月,我都會去馬尼拉的唐人街採購些中國人喜愛吃和用的東西。

一次偶然的錯誤,我竟然在聖多瑪斯大學(UST)之前,從吉普尼(Jeepney)上下來了。就在那裡,我發現旁邊有一個小吃攤。有很多警察和的士司機在那裡吃飯。我也就嘗試著在那裡用了晚飯。沒想從此以後,我每個月去馬尼拉,都會去品嘗那個小吃—波拉魯(Bolalu),因為實在是太美味了。

據統計,菲律賓有90%以上的國民是天主教教友。我每月在那裡吃飯,都會有大約30多個顧客,三年下來,我一共去過那個路邊攤30次以上。也就是說,我一共見到過900個以上的顧客,其中800個以上應該是天主教教友。但是,除了我以外,我只見過一個人在飯前畫十字祈禱,然後吃飯的。

這個經歷和見聞使得我(你?)感慨萬千。

也許,我們天主教教友不以福音為恥。但是,我們到底在害羞,或者害怕些什麼呢?

今天早上讀保祿宗徒的《羅馬書》,有這樣一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:“我決不以福音為恥,因為福音正是天主的德能,為使一切有信仰的人獲得救恩”。(羅1:16)

    為什麼會有人覺得“以福音為恥呢?當我猛然讀到這句話時,也很是不解。但是,想了想當時的歷史情況,也就清楚了。

    當時保祿宣講福音,是在宣講一個“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罪人”,一個“不知名的木匠”,一個“和兩個盜賊一起被相提並論的”耶穌。而且這個人,好多在世的人都還見過。可以想像,當保祿提到就是這樣一個人,將來卻要從天而降,來審判所有世界上的人,無論貧窮、顯貴、惡人或者義士。人們該是怎樣的在嘲笑保祿的宣講呢?

    很多年以來,我一直感覺,我們天主教徒,總好像一個羞羞答答的少女,或者靦腆的小家碧玉。因為,當我們的教友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時,總是在試圖隱藏著自己的天主教身份和信仰。

    如果說,我們教友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我們教友“以福音為恥”,我並不覺的有如此嚴重。但是,我們自己的心裡是不是有那麼幾許的不自信,或者稱為――對我們信仰生活表現的不夠自然。

    看看那些穆斯林。頭戴白頂帽,身穿布林卡罩袍,在大街上招搖過市。或者,你是否也在香港街頭見過。一邊走路,一邊談話,還在手裡不停地掐捻佛珠的信佛之人呢?

    是什麼使他們如此願意將自己的信仰,和自己的生活,“外在的”的表現了出來呢?當然,不排除一些人的“炫耀”。但是,難道其中不也有些許,是在對自己真摯信仰的自然流露嗎?

    如此,也讓我想起在菲律賓三年中的一個見聞。

    因為,我在菲律賓的堂區坐落在距離馬尼拉6個小時車程的拉古板市(Dagupan City)。所以,每個月,我都會去馬尼拉的唐人街採購些中國人喜愛吃和用的東西。

一次偶然的錯誤,我竟然在聖多瑪斯大學(UST)之前,從吉普尼(Jeepney)上下來了。就在那裡,我發現旁邊有一個小吃攤。有很多警察和的士司機在那裡吃飯。我也就嘗試著在那裡用了晚飯。沒想從此以後,我每個月去馬尼拉,都會去品嘗那個小吃—波拉魯(Bolalu),因為實在是太美味了。

據統計,菲律賓有90%以上的國民是天主教教友。我每月在那裡吃飯,都會有大約30多個顧客,三年下來,我一共去過那個路邊攤30次以上。也就是說,我一共見到過900個以上的顧客,其中800個以上應該是天主教教友。但是,除了我以外,我只見過一個人在飯前畫十字祈禱,然後吃飯的。

這個經歷和見聞使得我(你?)感慨萬千。

也許,我們天主教教友不以福音為恥。但是,我們到底在害羞,或者害怕些什麼呢?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天主教和中國其他宗教信仰

April 25, 2015

 

西方的教堂總是建在城市中心,火車站旁邊;中國的廟宇總是建在煙霧封鎖的深山,或者連曲徑都難得找到老林。

 

記得我到澳洲的第一天,才從墨爾本的最主要的火車站--弗林德斯街火車站(Flinders St Station)出來。抬頭就看到了聖保祿(ST Paul)大教堂。每天很多人從郊區的四面八方來到城市上...

1/10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February 27, 2015

December 25, 2014
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Classic